乐投我家的窗式空调

  大热天到处是空调的天下,但窗式空调的身影如今早就不见了,我却保存了一台TCL牌的窗式空调,它被我擦洗得干干净净,存放在一个大纸箱中,算起来已有10多年了。孩子们说处理了吧,我舍不得,因它与我有着深厚的感情。说来线年我奉省厅指令去新建的中原化肥厂工作,带领了一个10多人的概预算工作小组,帮该厂编审预算,工作量很大,而且是大暑天里,人人汗流如雨,常常把预算纸都打湿弄烂了。该厂厂长过意不去,就把全厂仅有的一台空调给我们用。这台空调不仅不能调节温度而且噪音也大,开起来似火车开动,但它风量大,也很制冷。我们全组人挤在里头工作,汗水顿消,十分舒服,工作进展很快。

  从那以后,我对空调有了很好的印象和感情。那时各单位连电扇也没有,空调更是稀罕物,我却想建议厂里也买一台。等我回厂一看,我们的小会议室已经装上了一台空调,我很开心。这之后干部们开会,只要说在小会议室开会大家就很踊跃参加,一听在大会议室开会都磨磨蹭蹭不愿去。因那里不仅没空调电扇,而且几十个“大烟囱”吞云吐雾,大家被呛得睁不开眼睛。

  普通人家就不用说了,谁家也没有电扇,更不会安装空调。当时电力十分紧张,口号又是“先生产,后生活”,居家停电是常事,电工在各家安了限电量的保险丝,谁家用电量一大就跳闸了。我家一套房内住了三代人,人多热量也大,大家天天汗流浃背,扇子不停地扇,夜里更是难以入睡,人一躺下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印子在凉席上,大家都起了一身痱子,痒得人抓耳挠腮、不得安生。我因为体验过空调的好处,便下决心开个先河,为自己家安装上一台空调消暑纳凉。1988年8月,我拿着凑够的钱去马道街人民百货大楼选空调,唯一的要求是用电量少不超过家里电表的负荷,最后选了TCL牌的窗式小空调。它很精巧,窗子上一块玻璃的地方就可以装上,满负荷是800瓦/小时,中档400瓦/小时,最低挡就成电扇了,用电量更少了。

  这台小窗式空调,最后安装在一个10平方米的小房间的窗户上。它出冷气的口很小,我做了一个硬纸壳喇叭口,让冷风散均匀。我家当时三代人住在一块儿,有时外地女儿带孩子住些天,白天大家都坐在空调房间说笑,晚上睡觉,就挤在这个小房间里。床上睡我们老两口,二女儿和外孙女睡地铺,小女儿钻到床下睡,门开着,迎门铺凉席,儿子一家睡在冷风口处。这样一夜睡得也很舒服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,年年暑天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。每年秋天,我把窗式空调从窗子上抱下来,宝贝似的擦拭一净,装箱储藏。

  渐渐地空调品种丰富了,窗式空调停产了,市场上开始供应分体式空调、柜式空调了。虽然价格贵,却挡不住孩子们的撺掇,我同意安装一台智能分体式空调。2010年6月,我花了2940元在开封一家商场买了一台海尔分体式智能空调,这台空调先进多了,能制热也能制冷,温度高低可调,风量分四挡,且有聪明风和负离子,安装在客厅,四个房间都可受益。家人各自睡在自己的床上,“三伏”“三九”天都很舒服,转眼间就快10年了。

  我那台窗式空调虽已退休多年,但我却永远忘不了它在那些年里暑天送给我家人的阵阵清凉!
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乐投letou官网 版权所有    蜀ICP备13020207号    网站地图